首页

AD联系:3171672752

凯时真人

时间:2020-04-09 12:35:50 作者:彩票大赢家 浏览量:40435

AG,只爲非同凡響【ag88.shop】凯时真人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,见下图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,见下图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,如下图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如下图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,如下图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,见图

凯时真人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。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凯时真人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。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1.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2.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。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3.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。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4.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。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。凯时真人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锦海国际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

58真人娱乐平台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....

365bet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99全讯网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全讯真人

“到南极拉回一座冰山来!”....

相关资讯
锦海国际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高尔夫平台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ag大厅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环亚大师赛

你应该听过很多中东土豪的传说吧?比如某位中东王子,有7辆凯迪拉克和3架飞机,每周的零花钱有600万美元。豪宅、豪车、私人飞机这些不算什么,他们的宠物都是猎豹、狮子这一类猛兽。养一两只猎隼不稀奇,他们会带十几只上飞机。

最近,又一则中东土豪的新闻在社交媒体引起一片转发。阿联酋有一位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,计划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以解决本国水资源不足的问题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喜剧电影《西虹市首富》出现过。一位满脑子创业狂想的保安说,他想从北极拉一座冰山到阿拉善。急于洒钱的王多鱼投资了,还提高额度——「给冰山提提速」。电影里的荒诞情节发生在现实,观众自然一笑。我看到这条新闻时,倒没觉得太荒诞。

从南极拖运冰山到阿联酋,使人不可思议,最直观的感受是:南极到波斯湾,这两地相隔甚远,八千多公里的漫长距离,要跨过炎热的赤道和阿拉伯海。拉冰山?听起来就不靠谱!

可是,如果拖运冰山的终点没那么远,有没有可行性?这很值得追问。上个月正好有媒体报道,一位名叫尼古拉斯·斯隆(Nicholas Sloane)的南非人,他打算从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卖给家乡开普敦。这个计划可行吗?

用冰山解救缺水

2015年起,南非发生了历时多年的干旱。水坝蓄水量不足,自来水厂无法正常供水。开普敦政府先是发布「节水令」,要求居民根据配额用水。然而收效甚微,政府从2018年起发布「断水令」,全市上百万家庭水龙头断水。人们想用水,得手持水桶到附近取水点排队。

昔日美丽的开普敦,正变得一片狼藉。公共绿植无人灌溉,私人泳池早已废弃,公共厕所的自动冲水装置,也被拆除。居民用水配额从一开始的每人每天80升,最低降至每天25升——不到两个饮水机桶装水的量。这些水要用于饮用、洗漱,包括冲厕所。在开普敦,不要说淋澡泡浴缸,连洗车也显得很奢侈。

斯隆出身在开普敦,他原是一名海事专家,在美国一家名为Resolve Marine(海事救援)的公司任主管。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佛罗里达,在全球范围之内提供海事服务,业务包括海上巨轮的抢险救援、深海沉船的打捞拖运,海上油井的清污作业。

除此之外,这家公司还提供北极破冰和拖拽冰山的服务。要知道,近几年欧美国家不断在发展规模巨大的破冰船,以期开辟出一条北极航线。北极航线少不得需要这样的海事服务公司。很自然的,斯隆认识了一大批海洋学家和冰川专家。

冰山狂人 尼古拉斯·斯隆

过往的职业生涯里,斯隆在全球各地冒险,如今他想为家乡效力。他接受媒体采访说,「我的妻子以前早晚都要洗一次澡,她告诉我,最好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。」而他「改变现状」的做法非常疯狂:到南极拖回一座冰山,为开普敦供水。只要这座冰山足够大,甚至可供应三分之一的城市用水。斯隆将这项计划命名为「南冰计划」(Southern Ice Project)。

相比从南极拖运冰川到阿联酋,将冰川拖运到南非,听起来要靠谱一些。毕竟前者的距离超过8000公里,而后者只有两千多公里。但距离之外的难度,并没有太大差别。很多人脱口而出的问题,也是我一开始的疑问。在斯隆这里,这些疑问都有答案,我们一个个谈。

如何拖运冰山

第一个问题,冰山从哪里来?听起来外行,其实这个问题不简单。

南极大陆周围有数以万计冰山,据科学家估计,总量有22万之多。这些冰山规模差异很大,有直径一两百米的小冰山,也有直径数公里、数十公里的大冰山。

人类观测到的最大冰山,是2000年从罗斯冰架崩落的B-15冰山,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天津那么大。这个庞然大物脱离南极大陆之后,在海上漂流了近20年,直到去年还被卫星发现。冰山规模之大,寿命之长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斯隆当然不会选择大型冰山。长度一两公里、宽度500多米,深度两三百米的微型冰山,才是理想目标。从结构上说,最好是「板型冰山」。冰山90%体积在水下,板型冰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,拖运过程中,不容易发生「侧翻」——倘若是锥形冰山,吃水深度几公里,拉起来困难,也容易遭遇水底不测。

北极的冰山多陡峭壮丽,南极冰山则大多扁平厚实,想找到合适的目标并不难。今天的海事技术已相当发达,用卫星寻找冰山,用无人机测影呈象,描绘冰山形状,这些都简单。斯隆前往南极考察时发现,一般每天会发现三四座理想型的冰山。

选定冰山之后,如何拖运呢?通常做法是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绳索,编织成一张大网,套在冰山「腰部」,就像是给冰山束上皮带。「皮带」绑好后,冰川被系在相隔一两公里外的两艘巨型油轮,以每小时一两公里的速度航行。只要冰山漂游起来,阻力不会特别大,10万马力以上的大型油轮,就可以拉得动。

冰山要经受海浪考验,面临解体风险,还要考虑到损耗,因此,当然是走得越快越好。除了绳网拉拽,可以给冰山装置浮标设施,减少下沉阻力,或安装动力装置,帮冰山「开起来」。开普顿位于南非的西南海岸,这里有常年南向北的本格拉寒流。顺着洋流开船,冰山能走得快一些。两千公里航程,三个月内肯定可以走得到。

从极地往北拉冰山,气温在升高,海水在变暖,如何控制损耗率?很多人关注这个问题,微博上有人说:从南极出发时还是冰山,运到只剩冰棍。类似的认识,显然缺乏现实感。

冰山损耗虽有,却没很多人想的那么大。南极附近海水温度并不高,冰山大部分体积在几十上百米深水下,稳定低漫,不易消耗。海面冰山能有效反射阳光,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弱。倘若给这种「板型冰山」制作保温层或「遮阳伞」,更能大幅减少消耗。

只要确定航程日期,哪怕路上烈日暴晒,暴雨侵袭,冰山的规模够大,最终肯定不会拉着「冰棍」上岸。冰山损耗这种事,其实是非常好测定的。据斯隆估计,从南极到南非,一路顺利的话,冰山在路上大概损耗8%,这显然是可以接受的。

地球上离南极州最近的几处地方,右上角为非洲。

最大的损耗其实不在路上,而在抵达终点之后。一座规模巨大的冰山,运到开普顿附近海域,如何将它运上岸,为民众所用呢?斯隆的构想是,先将驳船把机械设备运上冰山,挖制坑道,加速冰山融化。冰山每日产生6000万升至1.5亿升冰水混合物,由集装箱船队运走。冰水混合物解冻之后,直接就能进入市政管道系统,向市民供水。

当冰山消融到体积只有原来的30%,就可能分裂。这时候,受到海水污染的冰山碎块,会被打捞上岸,作其他用途。千里迢迢运来冰山,当然要物尽其用。

反对的声音

从南极拉冰山到南非,初听起来匪夷所思,了解细节之后,你还会觉得尼古拉斯·斯隆是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神经病吗?至少我是认真读完他的方案,思考其可行性。外行能够想到的困难,专业人士显然早就明白。他们不只在思考,更要制定解决方案。

这项计划听起来很像那么回事,为何停现在停留在纸面,还未付诸实践?有几方面原因。

项目成本不低,而斯隆明确表示要赚钱。成本考核,盈利预期,这些都要算清楚。南非旱灾持续多长时间,这项需求是否长期,这些都存在变数。我甚至想,如果斯隆的项目不是着眼于市政供水,而是建立「南极冰水厂」,面向全球市场供应瓶装水,会不会更有前途?

到南极开工干活,每年适航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一次出行需两艘大型油轮,各种工程设备,这些都需要精心准备。不过只要有钱赚,市场够广阔,有的是热衷冒险的资金支持。

最大的阻力是许多人的反对,这些反对形成了来自政府的阻力。直到今天,这项计划仍搁在开普敦市政当局那里,等待着审批。

这并不奇怪,今天你到网上发起一个「是否支持从南极拉冰山」的投票,大多数人也会投票反对。虽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,将带来巨大福利,并且不花他们一分钱。

最常见的反对理由是,南极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,怎么能私自去拉冰山呢?将冰山拉到南极以外地区,是否破坏生态平衡?比如说,冰山一路往北运输,造成局部海水的降温,尤其到达目的地后,必将影响开普顿附近海洋环境。这些有没有考虑呢?

微博上,我甚至看到这样的声音:「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,国际社会答应吗?南极的企鹅、海豹等动物答应吗?因为,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。」

现在中国的舆论场,经常能看到这种打着环保大旗的愚蠢之见。

南极冰山是迄今为止,几乎未被人类开发的自然资源。南极冰山数以万计,每年有大量冰山自然崩落,融化在南半球的海洋里。千万年来,一直都如此。人类拖个几座冰山回去,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的影响——除非只允许冰山自然融化,而不允许人类作任何干预。这种「自然才是合理,人类参与就是造孽」,显然不顾千万人福祉的见识,本质上是反人类。

企业家的英雄主义

人类征服自然的历史上,有无数失败的先驱,斯隆也许是其中之一(但愿他能成功)。很多人对他的不屑一顾,这让我想起19世纪铺就大西洋电缆的美国企业家塞勒斯·菲尔德。

菲尔德所处的时代,铺设跨越大西洋的电缆是不可思议的,而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成功,实现人类第一次跨过大洋的通话。菲尔德铺设电缆的过程中,乃至成功后一段时间,关于菲尔德是骗子的流言始终不绝。历史最终证明了菲尔德的伟大。

人类史上第一条跨大西洋电缆,当时是非凡的壮举。

尼古拉斯·斯隆会是骗子吗?我觉得不是。在宏伟的工程面前,斯隆不谈情怀,只谈赚钱,这太不像骗子了。他更像一个疯狂的冒险家。

「南冰计划」也可能失败,这无损于这项探索的价值。斯隆也说,二十年或三十年之后,牵引冰山将是一件普通的事情。原本会融化在海的冰山,将用于解决非洲、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缺水问题。

也正因如此,我无意嘲笑阿联酋富豪阿卜杜拉·阿尔谢希。不知道他到南极运冰山的方案如何,我想,不至于像人们嘲笑的那样荒诞吧。花费几亿美元,进行有价值的科学和商业探索,我乐于见这位富豪出手。

在中东富国,有太多斗鸡走狗的纨绔子弟,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的野心家,这种开拓人类能力边界,改造自然以造福于民的举动,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。

(编辑:逍遥客)

<....

热门资讯